暮雨江天

编辑:电机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19-11-22 13:51:28
编辑 锁定
内容简介
他叫花平·
他是一个不幸的人,初出江湖,就惹上了玉女宫的人,千里逃命,最后仍被逼入武夷绝谷,落下万丈深渊·
可他又是幸运的,不仅未死,更机缘巧合,学得了失传百年的忘情诀·
作品名称
暮雨江天 
文学体裁
网络小说
作    者
孔璋

暮雨江天作品基本信息

编辑
小说作者: 孔璋
小说性质:公众作品
总点击:12174
月点击:10
周点击:1
小说类别:传统武侠
总推荐:74
月推荐:0
周推荐:0
写作进程:连载中
完成字数:37788
授权状态: 授权作品

  

暮雨江天阅读信息

编辑
一条金衣大汉手握半截杆棍,斜倚在一个花架上,不住的喘着粗气.
他瞧来约莫五十余岁年纪,眉浓眼锐,面方额阔,身材壮硕,身上衣服虽然样式简单,却做工甚是精良,此刻虽已被汗水浸透,却仍是不沾不滞,所用衣料,显也不是凡品.
这是一间极大的房子,摆设的虽不是如何奢华,但细细看来,无一样不是精致考究,无一样不是人间珍品,无论手工用料,都是无可挑剔,但偏生又布置的疏落开朗,绝无小家子气.
正如这房子的主人一样,虽然不好奢华,但他的人在这里一站,便足以证明他有资格位于万人之上,完全不需要什么衣服或是随从来证明.
只是....
主人已近未路,房子里的摆设也已被打的乱七八糟.
将这一切破坏的人,此刻就站在金衣大汉的对面.
他身着一袭白袍,手中斜握着一把小斧,两只眼睛紧紧盯住金衣大汉,一瞬也不敢瞬.
这金衣大汉有多么顽强,多么坚忍,当今天下,没人能比他更清楚.
和那金衣大汉不同,他面容之中,并无多少雄豪霸气,倒是有着浓浓的书卷之气,微微一笑时,自有着一种令人安心的魅力,再加这一身兼得优雅华贵的白袍,若是现身于酒肆行栏之间,必是女子们追逐的对象.
此刻,他正在笑.
金衣大汉喘了几口粗气,嘶声道:‘咱们过了几招?‘
白袍人笑道:‘三十三招.‘
金衣大汉道:‘三十三招中,你换了刀,剑,棍,刺,斧五种兵器,用了七家拳法,三路腿法,两门指法,四套掌法,无一种是你本来所学,是谁教你的?‘
白袍人笑道:‘难道不能是我多年来暗中所学么?‘
金衣大汉冷哼道:‘你我并肩多年,所经大小血战,无虑百场,各自武功都清楚的很,你说这种话,也太可笑.‘
白袍人微微一笑,忽道:‘其实大哥看错了,我刚才共用了三门指法,第十七招时,你我擦身而过,我反手一指,刺你胁下,那是潘家的钻心指,并非连家的判官指.‘
金衣大汉闷哼一声,道:‘,你并未出外征战,也未远离京城,这些武功,究竟是怎么学到的?‘
白袍人微笑道:‘我府中也没有收养江湖杀手,奇人异士,大哥在我府中派了这么多探子,这一点,自然也是清楚的很.‘
金衣大汉微微动了一下身子,却未说话.
白袍人笑道:‘我若不说出来,只管大哥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这些武功,都是赵普传我的.‘
金衣大汉怒道:‘胡说!赵普懂什么武功?他若会武,我也不会将那事交于他办...‘一语未毕,忽地象是想起了什么无比可怕的事一般,面色大变.
白袍人笑道:‘大哥想起来了?‘
金衣大汉嘶声道:‘不,不可能,那么多,没人能做得到...‘
白袍人叹了一口气,道:‘事实就在眼前,大哥还不肯信吗?‘
金衣大汉怒吼一声,跃在空中,半截杆棍如雷轰般劈将下来.
他这一生,也不知经过多少九死绝境,历过多少修罗屠场,更拥有着无人能比的坚毅和自信,只要一口气在,就决不会轻易言败.
只可惜,他此刻面对的对手,是天底下最了解他的人,无论是武功,是性情,还是他过往的一切......
白袍人轻叹一声,眼中满是怜悯之意,道:‘时候不早了,小弟还想回去小睡片刻,这就请大哥上路吧.‘
小斧斜斜扬起,划出了一道闪光.
如果说金衣大汉的棍势如九天怒雷的话,白袍人的斧光就宛若一记轻拂.
一个多情公子,在自己心爱女子头上的一记轻拂.
棍斧一交即分,白袍人仍站在原地未动,金衣大汉跌跌撞撞,退开了六七步.满眼都是惊恐之色.
白袍人笑道:‘出手越轻,发力越猛,石家的雷霆刀法,大哥该是再清楚不过,小弟将它化成斧法用出,不知怎样,还烦大哥指点一二.‘
又道:‘老石是绝对不会背叛大哥的,大哥还不肯信吗?‘
金衣大汉猛地里大吼一声,掌中断棍片片碎裂,落在地上.
那一斧看似轻柔,内里劲道却是霸道无伦,若非他退身的快,双手经脉只怕都已被震伤,他虽退的了身,那棍却是护不住了.
白衣人也露出一丝钦服之意.道:‘大哥的实力,还在小弟估计之上,而大哥的斗志,更是令小弟非常佩服.‘
‘但是.这一战,已经拖的太久了.‘
‘西天吉门已开,请大哥上路吧.‘
金衣大汉躺在地上.
白袍人站在他身侧,微笑着,看着他.
金衣大汉露出一丝惨笑,道:‘你胜啦.‘
白袍人却第一次收起了笑意,正色道:‘大哥可还有什么未了心愿么?小弟定当尽心竭力.‘
金衣大汉苦笑道:‘只想知道一件事.‘
白袍人道:‘小弟必定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.‘
金衣大汉道:‘你们,管这种武功叫什么名字?‘
白袍人似未想到他竟是执着于这等问题,呆了一呆,方道:‘小弟并未想过,赵普的意思,想要叫它做‘天道‘‘
金衣大汉的眼睛骤然睁大,道:‘天道?你们竟管它叫天道?哈,哈哈哈...‘
笑声渐渐小去,终于化作无声.
白袍人叹了一口气,道:‘大哥若想诈死来给小弟最后一击,小弟定会非常伤心.‘
‘因为难判大哥生死,小弟唯有以枪矛之属,远远戮击大哥身体,一想到大哥身遭横死,竟还不能全尸,小弟实是悲痛莫名.‘
金衣大汉连最后的图谋也被看穿,自知今日已是一败涂地,苦笑一声,反手一拳捣在自己胸口,只听一声闷响,身体抽搐了几下,不再动弹.
白袍人微微一笑,忽地一跃而起,只听拍拍数声脆响,竟已在金衣大汉身上连点了数十下.
并非是他太过小心,追随这金衣大汉数十年来,不知见过他多少次死里逃生,反败为胜,无论是对于自己的战友还是敌人,金衣大汉都已成功建立起了一种不死不败的信心.
但是,不败的神诋已经倒下,庞大的基业已经到手.
环视着这房子中的一切,白袍人还有些不敢相信,从今以后,这一切,都是他的了吗?
夜色犹深,但看在白袍人的眼中,却是一片光明,他知道,当他走出这间房子的时候,所能看到的一切,就都是他的了.
终于,忍到这一天了啊...
词条标签:
网络小说 武侠小说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小说作品 小说 娱乐作品 中国文学